弄湿了的风情

弄湿了的风情 —五行川仔武汉的风真的不若何关净吼怒的北风吹冷了整间宿舍今儿早上仓促清算了下行李筹备去东北了连最后一丝的暖意都用被褥裹着锁在衣柜里人去,茶凉?下楼,就要上车了几句简简略单的话冻结了四周的空气时刻好像都要止住了一句句不舍不再溜跑一幕幕旧日游玩不再软禁在空气里穿梭在人群里旋回一切竟是那么的不经意那么的传神那么的空那么的虚又是那么的遥不成及车逐步的驶来心不再舒适风持续吹接过还留有室友余温的行李箱竟是那么的沉重我逃跑似的挤上了公交车我全力遁藏着作此外只字片语遁藏着渐远的眼力遁藏着遥招手的风声汽车吐呐着白色哈欠行远了我紧闭着双眼在脑海里勾画着一张张相处了三年之久的脸蛋是如此的俄然如此的明确是如此的揪心与无奈猛的回头想用眼睛拍下更多的胶片留住更多的保藏与回想可是孤车远行苍空尽唯见柳影天际流眼眶不禁有些肿胀眼睛也初步恍惚起来或许是武汉的风不若何关净吧风,持续吹或许是冬季的风太寒,太多情两旁的柳枝都为之感动无声地目送我的远去很较着柳枝儿被风脱了个精光连这流露的枝体也被这潮湿的风给冻结住了一滴不舍的泪流在了枝条的尾端给冻住留在了大学之地–武汉也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风,还是吹着只是心凉了眼睛湿了都怪这武汉的风不若何关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