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四重天:真爱的地步

[font=黑体]第一个地步:《世界上最远的间隔》——泰戈尔[/font]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生与死的间隔,而是我站在你眼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我站在你眼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路;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路,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假装绝不在乎;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树与树的间隔,而是同根成长的树枝,却没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树枝没法相依,而是彼此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即便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还没有相遇,便注定没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间隔,是鱼与飞鸟的间隔,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亲爱的,此刻,你就在我身边,我们却不能在阳光下相爱。[font=黑体]

第二个地步:《致橡树》——舒婷[/font]

我若是爱你──

绝不像低就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来夸耀本人

我若是爱你──

绝不学薄情的鸟儿

为绿荫几次再三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根源

长年送来清凉的快慰

也不止像险峰

增长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路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彼此存候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感喟

又像英勇的火把

我们分管寒潮、风雷、霹雷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好像永远分别

却又毕生相依

这才是巨大的恋爱

爱──

不单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保持的地位,足下的土地

[font=黑体]第三个地步:《见与不见》——仓央嘉措活佛[/font] <PS:www.stijndesign.com>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儿何处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儿何处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儿何处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沉默相爱

静静欢乐[font=黑体]第四个地步:《当你老了》——叶芝[/font]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瞌睡,请取下这部诗歌

逐步读,回想你畴昔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旧日浓郁的暗影

若干很多若干好多人爱你青春欢乐的时辰

倾心你的斑斓,假意和真心

只有一小我爱你朝圣者的魂灵

爱你朽迈了的脸上疾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火明灭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恋爱的磨灭

在头顶上的山上它逐步地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核心潜匿着脸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