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小鸟

(俄)普希金

在边远的异乡我固守着

故乡的古老的风气;

在明媚的春季节日,

我放生了一只小鸟。

我心中感应无穷欣慰;

为甚么还要对天主唠叨?

当我能把自由当礼物,

哪怕只送给一个生灵也好。

只要你一分隔……

[俄]伽姆扎托夫

〇谷羽译

只要你一分隔——

我马上就感应沾染烦闷为难。

我的心像戒指丧失了

镶嵌的宝石一样。

只要你一分隔——

简略的工作也变得毒手。

我的两只眼睛像空巢,

鸟儿已经飞走。

幸福的衰亡

〔德]约翰·乌兰德

〇钱春绮译

恋爱的喜悦

竟使我丧生;

我就在她的

怀抱里葬身;

由于她的吻,

又使我还阳;

我从她眼中

看到了地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