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杂谈:没有屋子,恋爱能幸福多久?

有屋子不算有家,可是有家没有屋子,那还算是家吗?就像某句话说的,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对于恋爱,屋子不是最重要的,可是没有屋子,恋爱也将大打折扣。

当然说婚姻是恋爱的宅兆,但我们仍然义无反顾的成婚。由于没有人愿意恋爱死无葬身之地,我们需要一个处所将恋爱保藏。

当然说恋爱是无私的贡献,但我们在恋爱眼前仍然暗怀私心。事实下场,爱上你,是由于你值得爱。别说爱是没有出处的吸引,你爱他,总有你爱的出处。他让你欢乐,他让你郁悒,他让你意乱情迷,他让你惊慌失措,他满足你对于爱的浪漫想法。所以你爱他。

恋爱是水晶的童话,婚姻是柴米油盐的现实。当童话酿成现实,是浪漫主义的适意酿成现实主义的写真;是胡想的水晶宫酿成钢筋水泥的屋子的时辰。

婚姻是我们心甘情愿宁可进入的宅兆,这个宅兆可以遮风挡雨,这个宅兆可以承载幸福。这个宅兆是一个家、两小我。还有那活该的屋子。但这时辰,你有屋子吗?幸福是如此简略,幸福也如此艰巨。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一个财主喝醉了,很晚还没回家。别人问他为甚么不回家,他说他没有家,别人诧异地指着不远处的别墅,说那不是家吗?财主说,那是屋子,不是家。

有屋子不算有家,可是有家没有屋子,那还算是家吗?就像某句话说的,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对于恋爱,屋子不是最重要的,可是没有屋子,恋爱也将大打折扣。

我们是很无奈的一代,恋爱豪侈的年月,不禁自立的逐步走向物质崇拜。有人讽刺的回想回头回想回想往昔,我们没谈恋爱时,姑娘是讲心的;我们谈恋爱时,姑娘是讲金的。惨然岁月,我们凄然微笑。如此用嘻哈的蓝调精力过二胡一样的糊口。

心与金的间隔是理想与现实的间隔。甚么时辰,我们不再爱做梦?甚么时辰,我们不再胡想浪漫?我们拜金,不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穷奢极欲的迷失,更多只是现实大流中的不禁自立。为了配合一个实在而虚幻的方针,我们摒弃有关玫瑰色的梦。

屋子与恋爱本无太大接洽,若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知道此刻的恋爱受屋子要挟,他们将是若何的神情?

我对伴侣说,我是一个圆滑又现实的女生。我不会轻易的把糊口完整理想化。可是当我说到恋爱,我创造我仍然存在天真与冒险。恋爱里,我但愿我爱对方比对方爱我更多,愿意碰着一个值得的人冲锋陷阵,爱比被爱更幸福。因而我说,我只是天真的圆滑,圆滑的天真。天真让我想去冒险,圆滑让我止步不前。

或许有点跑题,细想也没有,我只是几次再三唠叨理想和现实的抵触处。恋爱,屋子,幸福,他们到底存在若何的接洽关系?用唯物主义抵触辩证法来讲,三者是保持同一的关系。有恋爱才会有幸福,恋爱却很难永远保鲜。婚姻给于恋爱责任感,延迟爱的保质期。随婚姻来的是屋子问题问题,没有屋子,恋爱的幸福感随时刻消磨或许更快,有了屋子,恋爱的幸福感也不见得会上升若干很多若干好多。似是鸡肋,但又是糊口必须。安居才干乐业,没有人愿意就这样随风沉没,居无定所。你想高声说,我的恋爱和幸福与屋子无关。但一想到一些具体的现实,禁不住马上鼓劲。不单仅是与人斗劲的不甘,更是归属与安靖的需求。

我问,没有屋子,恋爱能幸福多久?青反诘,有屋子,又能幸福多久?我沉默无语,生命是一段疾苦的旅程,幸福在它细微处,我们用小小的幸福和缓长长的旅程,有多难?

一路吃苦的幸福有多美?枯木逢春的幸福有多甜?只愿不要一条路走到黑,曙光迟迟不见;只愿走过漫长乌黑,幸福仍然紧握手心。

屋子和恋爱和幸福就这样吧!当曲终人散处,蓦然回想回头回想回想,你等我一路走,足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